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做空到底有多可怕?小通今天给大家分享个故事:华尔街史上最贵的撕逼

  • 成绵高速广告
楼主回复
  • 阅读:2774
  • 回复:2
  • 发表于:2017/8/6 12:49:33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广汉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股神”巴菲特经常告诫大家不要做空。

  做空到底有多可怕?

  小通今天给大家分享个故事——华尔街史上最贵的撕逼。

  Bill Ackman装起逼来谁都拦不住。

  虽然高中毕业已经28年了,但Ackman的性格却一点都没变。在同康宝莱(Herbalife)的大-战中,他带着他那规模12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Pershing Square Capital冲-锋陷阵,四处树敌。

康宝莱的商业模式被称为“多层次直-销(multi-level market)”或MLM。就像安利、雅芳一样,康宝莱也没有零售店。它将产品运送到88个国家,然后让当地的销售人员购买产品,推销给亲戚朋友。

  在Ackman的眼里,康宝莱这种商业模式就是“欺诈”、“金字塔传-销”和“新版庞氏骗局”,监管机构应该勒令他们停业。他投入了十几亿美元做空康宝莱的股票,并公开声称这家公司的股价会从40美元跌到一文不值。

  “做空康宝莱是我这辈子做过最有信心的事。”他在Bloomberg的电视——节——目上-宣布。

  CNN的采访人员提醒他:自从1980年创办至今,康宝莱遭受过许多次类似的质疑和做空,但每一次都能成功脱险。而他又打算坚持多久?

Ackman的回答是,“我们非但要做空,还要在屋顶上大喊,让所有人都听到。我要不停地追-杀他们,直到世界的尽头。如果政府说他们的业务是合法的,那么我就去游-说-国-会,直到他们修订相关法律。”

  “对此我有道义上的义务。如果你知道麦道夫正在搞庞氏骗局,却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么你就让这个骗局持续了整整33年。”他说。

Ackman清醒地意识到,在他做空康宝莱的时候,其他的对冲-基金可能会和他作对。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一场精心准备的复-仇行动。

  在忍了这么多年之后,他的对手们终于等到一个机会,能让Ackman这王八蛋栽个大跟斗了。他们不但能报复他,同时还能赚钱,天底下还有更完美的事吗?

  在曼哈顿的亿万富翁圈子里,弥漫着幸灾乐祸的气氛。

  查普曼资本的创始人罗伯特·查普曼(Robert Chapman)早就看Ackman不爽了,他说Ackman这个人“要是从楼顶上跳下来摔得鼻青脸肿,也会指责重力对他不公平。”

  在Ackman的众多对手里,至少有两个重量级-人物:管理着100多亿资产的丹·勒布(Dan Loeb)——他曾经是Ackman的朋友,还有身家和索罗斯不相上下的华尔街超级-土豪卡尔·伊坎(Carl Icahn)。

  他遇到大麻烦了。

Ackman之所以这么招人恨,是因为他装逼装得太过了。

“很多人都和我说,他们一开始会被Ackman吸引,觉得这是个雄心勃勃的人。但是随后他们意识到,他只是非常傲慢而已,Ackman生下来的时候可能就没带着感知风-险的基-因。”查普曼说。

  “他把其他人都当成傻X,即使对卡尔·伊坎也是如此。当他面对公众时,脸上那种恶心、轻蔑的表情就像是看着一群几个星期没洗澡的流浪汉。你几乎可以看到他在抽鼻子,以便让自己不必闻到这些劣-等-生物的味道。真TM奇怪,他也不是没有失败过啊!”

  而另一位业内人士是这么形容Ackman的,“在我们这一行有句老话:可以犯错,但永远不要自我怀疑——Ackman就是这样的人。很多人都看不惯他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但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他为什么每次一开口就要和别人撕逼?你听说过他和丹·勒布的那次自行车旅行吗?”

  说到Ackman的那次自行车旅行,这故事在对冲基-金界简直无人不知,都快成圈子里的都市传说了。当然,这也多亏了丹·勒布的四处传播。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夏天,Ackman决定和丹·勒布等6个自行车爱好者一起进行一次长途骑行。这事对丹·勒布来说没什么难度,因为他是个著名的健身爱好者,曾经参加过铁人三项赛和马拉松。

  但对Ackman不是这样。“那一整个夏天我都没碰过自行车。”他现在承认道。

  即便如此,Ackman还是决定挑战一下hard模式——他要先和丹·勒布一起单独骑行20英里,然后再和其他骑手会合。

从骑行开始的第一秒起,Ackman就把踏板踩得像飞一样。当他和丹·勒布接近蒙托克的会合点时,按理说应该减慢一下速度等等其他人,但Ackman却以最高速度从所有人面前呼啸而过。

 其他骑手都懵了,只好也拼命加速来追上这个王八蛋。但是没过多久,Ackman的装逼行为就遭报应了。当骑到第32英里的时候,他的两腿肌肉都出现了严重的痉挛,痛得大喊大叫。

  “那真是难以置信的疼啊!”Ackman回忆道。

  而其他骑手则觉得他的做法非常可笑。你丫骑那么快干什么?为什么不分配一下体力呢?

  其中一个骑手指出,“我从来没见过有谁骑自行车时这么好胜,搞到最后连踏板都踩不下去的…这就好像他的脑子开了一张支——票,身体却不能兑现一样。”

  Ackman自己也觉得这事很没面子。在此后长达几个月的时间里,他都不敢回那次活动参与者的email。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卡尔·伊坎表示在康宝莱战-役中,会有许多同行和他一起围-剿Ackman。“这将会是史上最壮观的一次逼空。”他说。

  查普曼同意他的观点。

  “这简直就是华尔街版的《杀死比尔(Kill Bill)》。 ”他说。“Ackman那么不尊重人,大概是因为他觉得别人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吧。但现在,他尝到了被所有人-围-攻的滋味。”

  Ackman做空康宝莱的点子,主要是来自一个叫Christine Richard的姑娘。她是一家高-端-投资研究机构Indago的员工,在曼哈顿的基金-圈子里,大家都叫她们Indago妹子(Indago Girls)。

Indago有一些对冲基——金客户,其中包括大卫·艾因霍恩(David Einhorn)的Greenlight Capital和Ackman的Pershing Square。他们每月付给Indago约10,000美元,而且会为独-家的点-子额外-付-费。

Ackman仔细听了Richard关于做空康宝莱的演讲,然后将这个想法告诉了手下的两个小弟。

  于是,这两个小弟跑去阅读了康宝莱的公开文——件、查了公司历史上的诉-讼,并看了他们的销售-视-频。

  他们发现在2008年,曾有一个叫Barry Minkow的人公开质疑过康宝莱的销售模式。为了避免代-价-高-昂的法律-诉-讼,康宝莱给了他30万美元。

  2012年2月22日,Indago的妹子们完成了她们长达100页的报告,其中描述了康宝莱是如何拥有数十亿的收入和数百万的个人经销商的。

  她们总结说,“从表面上看,那是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国成功-故事,但它其实只是一个谎言。康宝莱是一家金字-塔-传——销公司,其收入不是来自其产品的零售,而是来自失败的投资者损失的金钱。”

  “我们的研究表明,康宝莱卖的不是保-健-品和减-肥-产品,它卖的是高-风-险的金融-产品——招徕更多康宝莱经销商的商机。而它的产品,只不过是金字-塔-传——销的道具而已。”报告中说。

  但Ackman并没有轻举妄动。因为即便是他这样的对冲基-金巨头,也不敢轻易做空股票。

  做空一只股票的过程是这样的:你必须先从别人手里借来股票(并支付他们费用),然后卖给市场。如果股价下跌了,那你就能以较低的价格从市场上把股票买下来还给他们,从中获得利润。

由于股票的价格永远不会低于零,所以如果不算杠杆和费用的话,做空的收益最多就是100%。但是反过来说,股票的价格是没有上限的。要是股价不断上涨,做空者的损失可以是无限大(因为他必须买回股票还给人家,即“空头平仓”),而这就是做空的危险之处。

  华尔街有句老话——(空头)要么把股票买回来,要么进-监-狱。

  而康宝莱已经在各种空头的打压下存活了33年,在2005年至2012年间,它的股价还上涨了1000%。

  这家公司可不是省油的灯。

在Ackman看到报告的同时,Indago妹子们也将这份报告发给了大卫·艾因霍恩。而他也同样持怀疑态度。“康宝莱是块难啃的硬骨头,无数空头都栽在了这家公司上。”一个接近艾因霍恩的人说。

  但最后,艾因霍恩还是被Indago妹子们的热情和详细的分析打动了。他慢慢在康宝莱上建起了一个空头头寸。

  在2012年5月1日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上,艾因霍恩突然向康宝莱的高-层-发难,问他们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真正的消费者,而有多少人买产品只是用来销售的。

  公司总裁Des Walsh一开始说有“70%或更多”的人买产品是为了自己用。但艾因霍恩马上追问下去,要他做进一步的解释。最后Walsh只好承认他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方面的细节”。

  这个回答震惊了所有人。这些数字非常重要,公司管理层怎么会拿不出来?康宝莱股价当天就从70美元跌到了56美元。

当时Ackman的小弟也在听这个电话会议。他马上告诉Ackman说艾因霍恩在电话会议中严厉批评了康宝莱。Ackman非常高兴,“太棒了!很显然大卫·艾因霍恩做空了康宝莱。”

  Ackman鸡贼地认为,他终于找到一个替-死-鬼了。毕竟指出“没穿衣服”是要冒巨大风险的。他可不想被康宝莱公司当成攻-击的目标。

  “看来大卫·艾因霍恩打算公开唱空康宝莱。”他告诉小弟,“我们可以跟在他屁股后面做空。”

  没等电话会议结束,Ackman就作出了决定。他让经纪公司高-盛马上开始做空康宝莱的股票。最终他的空头头寸超过了2000万股。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他一个人就做空了康宝莱发行总股数的20%!

  这是非常莽撞的做法。因为多头可以通过大规模买入股票来刺-激-股价上涨,从而对他进行“逼空(Short squeeze)”。

  所谓逼空,就是将股价抬高到做空者无法承受的地步,迫使他们高价买入股票平仓,而这样又会刺-激股价继续上涨(因为买股票的人更多了),逼迫更多空头平仓。

  而且你别忘了,康宝莱公司的账上还趴着3.20亿美元的现金呢!他们完全可以拿这些钱来回购自己的股票,而这会把Ackman逼入更危险的境地。

  事实上,康宝莱也的确这么做了。自2012年年底以来,他们已经斥资1.5亿美元回购了400万股股票。

一年一度的Ira Sohn大会是对冲基金业最重要的会议之一。在会上,最优秀的对冲基金经理会分享他们的投资理念。

  随着2012年度大会的日益临近,Ackman怀疑艾因霍恩会在他的演讲中提到做空康宝莱的事,并试图从中获利。这是一个屡试不爽的策略,它有点像内幕-交——易,但却是完全合法的。

  Ackman,卡尔·伊坎和艾因霍恩都在Ira Sohn大会上尝到过甜头。他们会在大会上提及自己的做多/做空头寸,并试图吸引其他投资者的跟风。华尔街的老司机都知道这种做法不太地道,但管他呢,反正大家都这么干。

而在这次大会上,艾因霍恩干了一件非常鸡贼的事。在演讲之前,他故意放出了一张带有“MLM”字样的PPT。

  这时,台下所有的观众都以为他要开始抨击康宝莱等“多层次直-销(MLM)”公司,有些人都在悄悄发短信给下属,让他们做空相关股票了。

  但事实上,艾因霍恩的演讲却是关于马丁·玛丽埃塔材料公司的——这家公司的股票代-码是MLM。当市场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康宝莱的股票立马飙升了10%。

  “他把这事当成一个玩笑。”Ackman说。

  指望不上艾因霍恩,那就只好自己动手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Ackman和他的团队拼命工作,收集了大量关于康宝莱的——材料。

  Ackman本想赶在感恩节之前放出这个消息,但他的团队却没能及时准备好足够的材料。最后他找到Sohn基金会共Douglas Hirsch,让他安排了一次特别-会议,日期定在12月20日。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说出自己的想法。我是个改变世界的人。你可以说我自以为是,也可以说我虚伪。但要知道,我有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我不用为生计工作,我只做我喜欢做的事。”Ackman说。

  如果让你面对整个对冲基金业的打击和康宝莱的愤怒,你一定会有点犹豫,但Ackman不会。

  在演讲前一天,他打了个电话给CNBC的记者 Kate Kelly。“我要找到正确的观众。”他说,“我要让所有买了康宝莱股票的人都来看,我还想让西班牙语的媒体也来——虽然他们一般不会出席对冲基金的演讲。”

在演讲的前一天,Kelly对此进行了报道。她说Ackman“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做空目标”,并将在第二天做一个全面的展示。这果然激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第二天,有500多人来到曼哈顿中城的AXA Equitable Center听Ackman的演讲,还有1300多人在网-上收看直-播。Ackman和他的团队花了整整3个多小时的时间,向他们展示了一份长达330页的PPT——标题是“谁想成为百万富翁?”

  在演讲中,Ackman表现得非常自信,他甚至都没有进行排练。“我会练习网球。”他告诉我,“但不用练习演讲。”

  在演讲中,Ackman将康宝莱赚的钱称为“血——-钱(Blood Money)”。他说他会把这次交易中赚到的钱全部捐掉:他会捐700万美元用以减轻东非的饥饿和贫困;捐2500万美元给新泽西州的公立学校;另外再捐2500万美元给Sohn基金会,用于支持孩子的癌——症——护-理和研究。

  “世界上有数百万的低收入群体,希望靠加入直-销业翻身变成百万富翁,但他们都被骗了。”Ackman说,“真相是——他们一年赚到95000美元的概率只有1%。康宝莱不希望他们知道这件事,而我们要揭露这个事实。只要他们知道了这一点,就不会加入直——销业了。”

但查普曼反驳说:“要是你相信了这家伙的话,觉得他是在拯救那些贫困的弱势群体,那就太na?ve了。事实上,Ackman整天盼着康宝莱的员工、供应商和经销商赔钱。他们越赔钱,他就越赚钱。”

  但不论如何,Ackman的这次演讲非常成功——正如他所预计的那样:康宝莱的股价从42.50美元暴跌到26美元。

不出意外的,康宝莱发动了反击。

  “康宝莱的运营符合最-高的道德和质量-标准。”该公司在新闻-稿中写道,“我们还聘请了独立的外部-专家,以确保我们的运营完全符合法律法规。康宝莱绝不是一家非法——传——-销公司。”

  在看了Ackman12月20日的演讲之后,丹·勒布感到非常惊讶。他觉得Ackman这种高-调的做法非常愚蠢,会让整个对冲基金行业都站到自己的对立面去。

  丹·勒布的对冲-基金Third Point位于曼哈顿,但有一个主要合伙人Jim Carruthers在硅谷工作。他在那里研究潜在的做空对象。

  “他们研究和分析预算太TM多了。”一个知情者说,“他们一旦找到做空的机会就会大把砸钱,而且死咬着不放。”

  巧合的是,当时Carruthers也深入研究了多层次-直——-销-行业。

  “他们的研究结果直截了当。”一个知情人士说,“他们认为这个行业充满了谎言和欺诈。”研究一结束,Third Point立刻做空了两家多层次直————销-公司——如新和Usana。

但他们并没有对康宝莱进行做空,部分原因可能是过去的其他做空者都完蛋了。

  “他们之所以没有做空康宝莱,是因为这家公司太大了。而且一旦艾恩霍恩开始做空它,这会变成一个非常拥挤的交易。”这个知情人士说。

  但当康宝莱股票下跌到26美元时,丹·勒布的观点突然变了。他认为Ackman为他和其他对冲基金投资者创造了一个绝佳的做多机会。他觉得即便是监管——机构关闭了康宝莱的美国业务,这也只占公司总收入的20%,更重要的是,他还能对Ackman进行逼-空。

  丹·勒布跑去问Carruthers的意见。Carruthers还以为他要做空呢,就说自己虽然不喜欢康宝莱,但也没有讨厌到要做空它。

  但丹·勒布不同意他的看法。“这家公司的股价应该是四五十美元,但现在只有二十多。”丹·勒布说,“想想看,要是他们宣布回购——股票或是派-发——股息,股价说不定能涨到六七十呢!”

  其实,丹·勒布买康宝莱股票的真正原因很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讨厌Ackman。“我觉得他们彼此憎恨。”一个了解内情的人说。

  在2007年泡沫达到-顶——峰的时候,大量投资涌入了丹·勒布的Third Point。于是他把2亿美元的资金投入了Ackman的基金。Ackman向他承诺,说这笔投资会像他在麦当劳上的投资一样成功(他在那笔投资上赚了几亿美元)。

  但事实上,这次投资亏损了将近90%。

  投资者都非常生气,尤其是丹·勒布。他说他之所以投资Ackman的基金,是因为信任他的判断和投资方法。他发誓说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在这次投资中,丹·勒布的2亿美元整整损失了1.75亿,而Ackman也感到非常懊悔。

1月9日,丹·勒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报-告,宣布自己收购了890万股(8.24%)的康宝莱股份,这让他一下子成了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丹·勒布说,他买康宝莱的股票并不是为了报-复Ackman。“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投资者带来回报,牵扯到Ackman只是一个巧合。”他声称。

  就在同一天,他还给投资者写了一封信,解释他为什么要买康宝莱的股票“在做空者的煽——动下,发生了恐慌的抛售”。

  在信中,丹·勒布说他相信股价“很容易”就能涨到70美元左右。就算涨不到70,也能涨到55-68美元之间,而这就相当于40%-70%的收益了。所以这是一项非常有吸-引力的长期投资。

  丹·勒布的大手-笔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康宝莱的股价很快上涨了10%。

  交易员Sahm Adrangi完全同意丹·勒布的观点。“要是你研究过康宝莱这家公司,就会发现Ackman的演讲里有很多漏洞。”Adrangi说。

  “他说政府会把康宝莱关掉。但这真的会发生吗?MLM这个商业模式已经有30年历史了。而且没有证——据表明康宝莱是最-糟糕的一家,如果要关掉康宝莱,那政府也必须关闭安利和雅芳。Ackman说个人经销商会看到他的视-频并退出康宝莱,但这家公司80%的业务在美国以外。你觉得巴西人、巴拉圭人和马来西亚人会看他的视-频吗?”Adrangi问道。

  就在丹·勒布发动突-袭的同时,Ackman正在去缅甸度-假的路上。他在自己的私人-飞机(湾-流G

G550)上看到了这个消息。“我完全没想到丹·勒布会这么做。”他说。

但他早该想到的。

  就在丹·勒布公布消息的前一天,福克斯的记者Charlie Gasparino采访了查普曼。查普曼告诉他说康宝莱很快会有个大新闻,而Gasparino还把这句话发在了Twitter上。

  在此之前,查普曼已经把自己35%的资金投入了康宝莱。

  但Ackman认为,丹·勒布做多康宝莱只是为了赚点-快钱。“虽然在给投资人的信里,他说他长期看好康宝莱。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短线-交易,他这人太聪明了。”

到了1月16日,事情变得更有趣了。

  超级-土-豪卡尔·伊坎也加入了局。他宣布自己买了“一点点”康宝莱的股票,并打算和丹·勒布联手,一起对-抗Ackman。

  伊坎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他和Ackman有仇。

  在2003年,他曾经从Ackman手里收购了Hallwood的股票,当时这家公司的股价大约是60美元。但Ackman坚持认为,这些股票值140美元。

“我查了他的情况。”伊坎在2011年告诉《纽约时报 》,“当时SEC在找他麻烦,许多投资人都离开了他。我的几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不要和这家伙搞在一起。’但我没有接受他们的建议。”

  Ackman将手里的Hallwood股票都卖给了伊坎,价格是每股80美元。同时他们还签了一份书面协议——如果伊坎在3年内卖掉这些股票,并获得超过10%的利润,那么Ackman将获得一些分成。

  买下Ackman的股票后没多久,伊坎就把Hallwood并进了另一家公司,并以138美元的价格将这些股票-套了现。这个价格和Ackman此前的估计非常接近(140美元)。根据协议-条款,Ackman认为伊坎欠了他450万美元。

  但伊坎并不这么认为。

Ackman以为伊坎会联系他,但他左等右等都没等到电话,于是只好主动打了过去。

  “我没卖Hallwood的股票呀。”伊坎告诉他。他说他投票反对这次合并,但不论如何,他的股票还是兑-现了。

  “你说没卖,那股票在哪?”Ackman问。

  “没了。”伊坎回答说,“但我就是没卖呀。”

  Ackman怒了,威胁伊坎说要去起诉他。

  “去呀!告我去呀!”伊坎回答道。

  Ackman真去了。

2011年10月,Ackman打赢了这场官司。伊坎一共赔了他900万美元,其中包括利息。

  在2012年3月的一次会议上,Ackman提到了伊坎,说他不尊重自己。而当天晚些时候,伊坎则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还以颜色: “我会把Ackman对我的任何批评都当成赞美。”

  买了康宝莱的股票后,伊坎也没有放过Ackman。他在Bloomberg电视台的一次采访中公开宣称:“地球人都知道我不喜欢Ackman,这不是什么秘密。”

  接着他嘲笑Ackman说,“要是你想做空,那就安安静静地做空。股价跌了,你就赚钱。在一屋子人的面前喷别人的公司,这叫什么本事?你要真这么有正义感,咋不去证——监会上班去?”

  “我不喜欢那家伙,”他接着说,“我也不尊重他…他整天一副假惺惺的样子,’快看,我正在为世界做好事,我要让康宝莱更加透明。’扯淡!”

  华尔街沸腾了。所有人都进入了看-戏-模式。

  第二天,Ackman不得不跑到CNBC的节-目——上为自己辩护,但是伊坎穷追不舍。他一个电话打到节——目组,要求和Ackman对质,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节——目-组立刻同意了。

  这下可好:伊坎和Ackman撕逼了,还TM是现-场-直-播!

股票交-易大厅里的交易员都不干活了,有吹口哨的、有跺脚的、有鼓掌的、有喝彩的…所有人都想看看两个亿万富翁在国家————电-视-台上-撕逼的样子。

“我见过像Ackman这样的人。”卡尔·伊坎说。“他就像是学校里的爱哭鬼,当年在皇后区读书的时候像他这样的犹-太-男孩我们见一次打一次。当我们在办公室里讨论Hallwood的时候,他都快哭了。”

  在1月下旬,艾因霍恩宣布说他通过做空康宝莱赚到了钱。但他补充说,自己已经退出了这一交易。

  但Ackman说他打算长期做空,他依然坚持他的信念。“我知道康宝莱是金字-塔-传——销,这是千真万确的。我相信其他人也会发现这个事实,这只是个时间问题。”Ackman告诉我。

  而Adrangi并不这么认为。“有时候你会坚信一个理念,但最后发现它是错的。”他说,“重要的是,你要看看别人都在说什么。查普曼说康宝莱没问题;丹·勒布也说康宝莱没问题;康宝莱的官-方回应也说没问题,而Ackman却想搞-道德——-绑-架。”

  “Ackman就是个搞对冲基金的,他的工作又TM不是拯救-世界。要想拯救世界,给慈善-机构-捐钱去啊!再这么胡搅蛮缠下去,他只会把自己的基金越搞越小。”Adrangi接着说道。

  而这正是伊坎想看到的结果。

  2月14日,伊坎突然宣布自己买下了数量惊人的康宝莱股份——12.98%。他还说要和公司管理层讨论如何“提升-股东-价值”。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康宝莱的股价一路飙升到46.22美元,上涨了21.4%。

“对卡尔·伊坎送的这份情人节礼物,Ackman一定会终生难忘。”在发给我的email里,查普曼幸灾乐祸地说。
  
  • 人工智能
  • 发表于:2017/8/7 12:14:54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 牛刀小试
  • 发表于:2017/8/10 19:38:27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学习了
健康快乐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